您的位置: 首頁 > 魯商學院 > 商業案例 > 正文

劉紀鵬:國資改革取向是市場化而非私有化

本文作者:網絡 稿件來源:網絡 閱讀次數:2102 發布日期:2013-10-31

《國資法》起草小組成員、中國政法大學資本研究中心主任劉紀鵬:

國資改革的取向是市場化而非私有化

將國企分為公益性和營利性才是最合理的

在新一輪國企改革“整裝待發”之際,國企與國資如何更好地與市場相結合?國企與國資管理體制如何進一步深化改革?《國資法》起草小組成員、中國政法大學資本研究中心主任劉紀鵬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專訪時提出了四個方面的改革思路。

國資改革頂層設計方案思路

劉紀鵬認為,目前的國資改革頂層設計方案思路主要有兩個方面,一個是國企分類問題,另一個是市場化問題。在國企分類問題上,目前將國企分為公益性國企和競爭性國企,這種分類在理論上不合理、在現實中也是不可行的。

首先,“競爭性”與“壟斷性”在界定上模糊不清。因為公益性和營利性相對,競爭性與壟斷性相對,而在當前很多壟斷行業將對大量民營和外資開放之際,中國壟斷領域的邊界是在動態變化的,使得在現實中很難區分競爭性國企和壟斷性國企。其次,壟斷性國企是否營利模糊不清。比如電網、電信等自然壟斷行業,它們雖受到社會公眾及相關部門的價格管制,但這些企業一定是追求盈利的。另一方面,按照競爭性與公益性的劃分依據,公益性國企歸財政部監管,競爭性國企歸國資委監管,加之“國有企業退出競爭性領域”的呼聲越來越高,競爭性國有企業面臨全面退出的極大可能。如果競爭性國企不復存在,國資委這一具有中國特色、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國資監管機構也終將徹底退出歷史舞臺。

“將國企分為公益性和營利性才是最合理的。”劉紀鵬指出,一類是由財政部門管理的公益性國企,其特點是采取國有獨資形態,不以營利為目的,企業家是公務員。這類企業應當只占極少數,以提供公共物品和接受公共補貼的企業為主,主要履行社會公共服務職能,充當社會公共物品提供方的角色。另一類是國資部門管理的營利性國企,其特點是采取國資控股或參股形態,以追求營利為目的,企業家來自職業經理人。國資委的監管對象應當是營利性國企,監管范圍是國家出資形成的以追求營利為目的的全部國有資本,包括產業類(如各國有資本經營公司)、金融類(如中投公司)和其他營利性國資。

在市場化問題上,劉紀鵬認為,國資改革的取向是市場化而非私有化,堅持市場化改革方向既是中國國資三十年漸進式改革的成功經驗,也是深化國有資產監管體制改革的指導原則。中國改革成功一定是在企業的改革上建立現代公司制度,而絕不是僅僅把國有獨資企業變成私人獨資企業,也絕不是把國企變成傳統意義上的私人家族的私企。

下一步

國資國企改革的四個思路

對于下一步的國資國企改革,劉紀鵬提出了四個思路:

首先要解決國資委的定位問題,建立大國資監管體制。由于我國國有資本存量巨大,財政部作為公共管理部門去履行金融國有資本出資人的職責,在體制上不順。此外,國有資本的分部門監管也難以適應產融結合的大趨勢。下一步,應將國資委變成國資委和國有資本經營公司,即:國資委作為統一監管者只有一個,國有資本經營公司作為履行對實體企業的直接出資人,可以有很多個。國資委定位為經營性國有資產的統一監管者,履行對全國經營且營利性國有資本的統一戰略規劃布局、統一國資預算編制、統一監督管理與考核、統一國資基礎管理等重要職能。國務院只能有一個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在它下面,設立中石油、中石化、中投、匯金、煙草、鐵道、電網等若干個代表國家管理國有資本的國有行業性的大的控股公司。

其次是建立法人所有制基礎上的現代公司制度。通過股權多元化和資本化推行公有制多種實現形式,并全面構造職業管理人制度以及期權制度,只有這樣,我們的現代公司制度才能完善起來,我們的國資改革才真正走出了中國市場經濟的道路。

三是要實現從國企監管向國資監管跨越。國資委與國企的關系從“上級主管”與“所屬企業”的關系轉變為“股東”與“董事會”關系,即完全通過董事會履行責任,通過股份表決,來實現股東的三項權利:重大經營的決策權,人事任免權和按股分紅的資本收益權。唯有如此,才能將中國的國企改革推向一個深度。

四是通過國有資本經營公司來實現國有資產管理的優化。國有資本經營公司是“在國資委和實體企業之間組建的國有獨資的、專門從事國有資本經營的特殊形態的法人”。國有資本經營公司作為連接國有資產管理部門和國家出資企業的中樞,在國有資產管理中處于一個承上啟下的地位。一方面接受國有資產管理部門的委托保證國有資產的保值增值,另一方面作為參股企業國有股權的代表行使國有股東的權利。隨著國資管理體系的深化改革,必然構建并將直接出資人職能逐步賦予國有資本經營公司這一中間層。

? 安徽快3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