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魯商學院 > 名師觀點 > 正文

秋風:德行與管理

本文作者:網絡 稿件來源:網絡 閱讀次數:2360 發布日期:2013-09-03

孔子討論的君與臣,其實就是今天社會中各種各樣的組織內部的領導者與被領導者


qf

文|秋風,北航人文與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教授、天則經濟研究所理事長

【《中國企業家》】前文已說過,君子就是合群的人,企業家也應該是合群的人,因此企業家應該是君子。

那么,君子何以合群?君子是靠什么樣的品質將不同氣質、能力的人聯合為一個穩定的群?儒家經典對此有過廣泛而深入的探討。只要你知道怎么讀,儒家經典其實也是最好的企業管理經典。在筆者看來,儒家經典形塑的君子至少具有三項最為重要的品質:德行、治理技藝、威儀。

讓我們重點來說說君子的德行。中國人臧否人物,喜歡說某人是君子、某人是小人,差不多都是從德行的意義上立論的。君子一定是品德高尚的人。沒有高尚的品德,即便能力再出眾,也不足以成君子,也沒有能力合群。

“君子”一詞在中國一出現,德行就成為其標志。中國人關于君子的最早討論,可追溯到四千多年前的堯舜時代,那是中國文明的起點,我們講中國歷史,也大都從這個時代講起。堯舜時代,中國的教育就起步了。《舜典》記載,帝舜委任夔主管天下之樂,帝曰:“夔!命汝典樂,教胄子”。胄子就是君子之子弟。

中國古代的君子相當于歐洲的貴族。今天,很多有錢人花大本錢送自己的孩子到英國的貴族學校學習貴族風范,這當然不錯,不過,他們似乎忘了中國本來就有自己的君子傳統,它毫不遜色于歐洲的貴族傳統。而對中國人來說,成為君子的難度一定小于成為英國式貴族。

回到夔。帝舜其實是讓夔同時承擔兩項工作:管理樂舞,并以樂教教育君子之子弟成為合格的君子。在古典社會,君子均習樂舞,并從中接受品德養成。帝舜讓夔通過樂舞,養成君子之弟子具有四種領導者之德行:“直而溫,寬而栗,剛而無虐,簡而無傲。”

這是君子最為重要的四種德行,其實也是企業家最為根本的四種德行。一個人要做好一個群的領導者,首先應當具有這四種德行。大體而言,這四種德行的前兩項是對人的,后兩項是處理事務的。值得注意的是這四種德行的描述方式:圣賢把兩種不同的傾向予以中和。

領導者首先需要正直。你管理著一群人,這群人能否低成本合作,是否愿意共同生活在一起,取決于你能否讓每個人得到他應當得到的:有能力者得到提升,做壞事者遭到懲罰,不多也不少,讓當事人和別人都心服口服。這就是群體的正義。為此,你自己必須正直。正直不妨礙溫和。在與人交接時,你應當溫和、溫厚,讓人覺得溫暖,溫暖能夠拉近你與人的距離。即便你懲罰一個人,也要讓他感覺到溫暖。對領導者來說,這很重要。

“寬”的意思是寬簡。與寬相對的是苛細,苛細的管理者試圖控制下屬的一舉一動,以至于讓下屬覺得窒息。這種領導者很累,也讓下屬厭煩。高明的領導應當寬,只管重要的,給下屬以充分的創造和施展空間。寬的前提是尊重下屬,信賴下屬。不過,寬不能變成放縱,所以,寬的同時要“栗”,莊栗,嚴格。我信賴你們,放手讓你們去干,但我會嚴格考核你們的績效。

領導者必須“剛”。剛就是果斷,不優柔寡斷,敢于做出決策,這是領導者的責任。領導者不剛,群體就可能渡不過難關。不過,剛可能失之于虐,酷虐。性格剛強的人很有可能對下屬過于嚴厲,壓榨下屬。所以,圣賢警告,若你性格剛強,應當特別節制之,不要變得酷虐。

領導者還應當具有刪繁就簡的能力。“簡”的意思是疏略、簡括。面對繁雜的事務,能夠抓住重點,不用花費多大力氣,就可以把事情處理好。不過,簡可能失之于“傲”。傲就是自滿,蠻不在乎,毫不在意,其結果很可能讓事情變得一塌糊涂。

皋陶擴展了君子的德行,提出“行有九德”,核心仍然是上述君子四德。

到了周代,中國文明更加成熟,賢人、智者對德行有更深入的思考。《周語·國語中》中有不少段落記錄了關于君子之德的思考、討論。其中特別值得注意的是,這時,君子們分開討論為君之德,也即領導者之德,以及為臣之德,也即被領導者之德。

周定王八年,周王室的劉康公到魯國訪問,與各家大夫聚會。回來之后,針對大夫們的不同表現,他發表了一通關于君臣之德的議論。他首先說:“為臣必臣,為君必君”。這就是孔子后來說的“君君臣臣”。意思是,為臣的應當有臣的樣子,為君的應當有君的樣子。

其實,孔子之前的三代與后世不同,天下有成千上萬的君:周王固然是君,諸侯是君,卿大夫也是君。大大小小的共同體的領導都是君。所以,孔子討論的君與臣,其實就是今天社會中各種各樣的組織內部的領導者與被領導者。人類只要有文明,就有組織,也即群。只要有組織,就一定會有領導者與被領導者。這就是君臣。君臣關系是永恒存在的,你不能想象一個沒有君臣的穩態組織。因此,周代君子、孔子、儒家關于君臣之德的討論,其實完全適用于企業中的老板與下屬。

劉康公提出了君臣德行的條目:“寬、肅、宣、惠,君也;敬、恪、恭、儉,臣也。”前面四項是君之德,也即領導者之德,后面四種是臣之德,也就是下屬之德。企業家是領導者,所以我們集中討論一下君之德。

這里的第一個字是“寬”,寬和。這里的寬跟帝舜說的寬略有差異,意思是能夠容眾。你是領導,你的責任是合群,而你的下屬哪怕只有幾個人,更不要說幾十、成百、上千人,一定是什么樣的人都有。寬,就是寬容,就是接受和歡迎多樣性。群中的成員,哪怕跟自己性格不合,只要對群有益,我都能禮而敬之,親而愛之。如此則能得眾,也就是得到群內成員的普遍認可和尊重。對于領導者來說,這一點最重要。不寬,群就散攤子了。

第二個字是“肅”,按照《說文解字》的解釋,意思是“持事振敬”。也就是說,始終以嚴肅、誠敬的態度面對自己分內的事情。劉康公說,“肅,所以濟時也”。心靈保持在敬的狀態,就能夠發現和敏捷地抓住時機,因時而動。“時動而濟,則無敗功”。肅是做事情的心態。

第三個字是“宣”,意思是周遍。為人君者,應當把自己擺在最為寬敞的地方,讓群內所有人都能看到你,只要需要的時候都可以找到你,你要讓大家都覺得你是最可信賴的人。換一個角度,你的視野要寬廣。你應當看到群中每個人,哪怕他特別微不足道。要讓每個人都能夠感受到你在關心他,他在你心目中很重要。

第四個字是“惠”,就是愛人。愛不僅要表現在精神上,還要表現在物質上,要盡可能增加下屬的福利,讓他們享受到人君之恩惠。與下屬分享財富,下屬就可以“和”。劉康公說,“惠,所以和民也”。君惠,則民和。“惠以和民則阜”,民和,則事業繁榮。獨占財富、不愿與下屬分享者,事業永遠做不大。因為,人是企業最重要的資源,而人有心,所以,對領導者來說,最重要的事情是得人心。


? 安徽快3开奖结果今天